虎扑07月15日讯 The Athletic UK热刺方面记者Charlie Eccleshare前往了韩国国脚在春川的孙兴慜足球学校,并采访了他的父亲,孙雄政。

为年满15岁的球员寻找俱乐部是他们的目标,但孩子们从7岁就开始在青训营学习。他们会提供补充教育,但所有孩子通常要单独接受国家教育体系的教育。同时在学院上一些专业语言课程,这是为他们的职业生涯(希望是在欧洲踢球)做准备。

根据交通状况,春川距离首尔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比韩国首都首尔更乡村。不过它是江原道的省会,2018年冬奥会的举办地平昌也在江原道。有一个有摩天大楼的城区,但从学院远处看它们看起来很遥远,学院被森林包围,后面有山。

TA摄制组抵达学校的时候,一群年轻人从他们上英语课的教室里出来。他们坐下来听雄政谈谈,然后观看了训练课。

孙雄政说:“当我训练我的儿子们的时候,他们还很小,这里最困难的事情之一就是气候不太适合,因为冬天非常冷。但夏天的时候非常炎热潮湿,当时实际上韩国没有太多特别好的足球场地,不管当时能达到K联赛级别,国脚级别甚至能够旅欧,在他们小时候的条件总是不足的。”

“这是我的遗憾之一,也是我陪兴慜去德国的原因之一,这样他就能拥有那种环境,所以我想为这里的孩子们提供这样的环境。我能做到这些,是因为我儿子的收入是他给任何渴望成为那种水平的球员一个契机。”

他接着解释说,他认为他的孩子们用脚的任何部位以及身体的其他部位控制球是很重要的。这是他的儿子们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一些传奇动作背后的部分原因。一个在球场上耍球三圈用左脚,用右脚,然后用两只脚。如果他们在任何一个点丢球,他们必须从第一圈重新开始。雄政的严厉指示一度引起了一位路人的担忧。

TA当天抵达的时候,12岁的孩子做了15分钟,并没有那么夸张。同样,他的其他基本原则包括,球员在15岁之前不能作为球队的一员,甚至不能射门孙兴慜就是这样。

“你不能让连走路都困难的孩子参加田径比赛,道理是相通的。踢比赛,首先是你要能控制局面。如果你一个人都处理不了球,更不用说在对手面前处理球了,让他们去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呢?”

“第二个原因是,对于学校、家长和一些俱乐部来说,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参加比赛,这不是为了培养他们成为球员,他们更关心赢得本地的比赛和自身利益,而不是专注于培养孩子的基础能力。”

关于射门的禁令,雄政则说:“在15岁之前,我们不会让孩子们去射门。这是为什么呢?这会损伤他们的韧带和关节,他们的关节都没有长开,孙兴慜也是这样。”

“这也是为什么我反对我的孩子在那个年龄参加俱乐部比赛的原因,这也是现在这个学院的理念。”换句话说,雄政不希望自己过早退役的悲剧在孩子们身上重演。

“我的学院不是什么游乐场,我真的很严格。”他接着说,“如果你要来我们这,在球场上吊儿郎当懒懒散散,那我会请你走。还有一个就是要学会做人,要有平常心,要尊师重教,否则我也会请你离开。”

他的大儿子兴允曾在德国低级别联赛哈尔斯滕贝克-雷林根队效力,但很早就退役了。

“他就是没有天赋。”这是他父亲诚实而直率的评价。兴允说:“当我接受父亲的指导时,那是一个非常可怕和困难的氛围,因为他是一个非常严格的教练。但当我做教练时,我想知道现在的学生是否能跟上,所以我在严师和柔情之间找到了我想做的那个平衡。”

“我的父亲也可能是那样的,但他非常强调专注力,以及如何将这种专注力提高到更高的水平。例如那个著名的耍球练习就是保持专注的一种方法。”

现在的年轻人对雄政评价很高,但显然很害怕他。他说:“也许其他教练的情况不同,但当我走进大门时,他们的眼神都变了。他们都知道,就像一个教官进来了,他们会马上准备好一切,我对他们的确也很严厉。”

“有时候我的儿子们会说:你就像继父,你就那么强硬。我为这个形象感到骄傲。”

不过雄政和兴允都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老家伙变得温和了一些。在训练结束时,当他给男孩们热情的拥抱时,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些佐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