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4月26日上午,浙江兰溪市长乐福地,参加“长乐福地行---长三角摄影名家邀请赛”的浙江省内各媒体摄影记者代表,联合承诺并签定自律公约---不拍作假照片。舒凡摄

空气里先是弥漫着被愚弄的愤怒。然后是深深的失望。接下来是穷究真相的决绝。最后,伤口里流出的竟是戏谑。

每当公众试图去触碰它、弄清它的真实身影时,它便隐入网络的深山老林;而当公众再也懒得搭理它、试图远离它时,它又似的跳将出来。当然,也可换个角度观察这场人虎大战:不依不饶的公众,隔三差五把它拎出来,痛打、抗议、幽默、嘲弄一番,但这并不影响它誓死娱乐大众的坚定信念。

它无疑可以当选代表世态的“年度汉字”,它甚至已经成了当下时代的一抹标识。

因为这只老虎,鸽子成了殉葬品,藏羚羊搭上了性命,连带着它的另一只同类,很快也被剥下了虎皮。但这只老虎依然津津有味地活着。

“我想写本书,把虎照前后的情况真实地披露出来,虎照背后的故事足以写本书。”拥有文艺学硕士学历的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这两天被问及“事情结束后有何打算”时,如此说道。

不能透露的东西似乎太多了,以致使事情迟迟不能画上句号。至少目前看来,朱巨龙的这本书,仍遥遥无期。

2007年10月12日陕西省镇坪县华南虎照甫一公布,便有网友从摄影专业技术的角度提出质疑。稍后,植物学专家又从植物环境角度论证照片系假造。随即,具有彻底“解构”效果的老虎年画被公布到网上,图像比对甚至画法几何等方法均被网友纯熟运用,一切似乎都明白无误地证明:华南虎出自年画虎。

门户网站公布全套40张原始数码照片后,网络上技术分析打假之风愈演愈烈。由网易邀请的包括华裔“神探”李昌钰在内的6方机构和专家组鉴定认为:照片中华南虎系伪造。

虎照在虚拟空间里日渐透明。但在现实世界中,这些“胜果”却迟迟未被“认定”。2007年末,国家林业局要求陕西省林业厅“本着对公众负责的态度,委托国家专业鉴定机构对华南虎照片等原始材料依法进行鉴定,并如实公布鉴定结果。”

然而令公众“望穿秋水”的第二次鉴定,至今杳无音讯。最新语焉不详的“据悉”是:虎照鉴定,正在“秘密”地进行。

蒋铎自始至终坚信,自己距离这张照片的真伪,很近。然而他不太确定自己距离真相到底有多远。有一度,他甚至觉得自己正在远离真相,所以选择了一个震动新闻界的举动:宣布退出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即便到了4月3日,他依旧难以判定真相是否会水落石出。所以他为当天下午召开的这个会准备了一份“杀手锏”。

同一天,杨浪一早去了国家图书馆。他的借书卡本来不具备调看旧报纸的权限,但他告诉工作人员,这事关下午一个极为重要的会。对方很支持,杨浪拿到了他想要的证据。

“原以为今天的会议会有一番唇枪舌剑。”但出乎他们的意料,一度讳莫如深的真相,竟如此轻描淡写地被公布于众。

4月3日下午,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和“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组委会在中国记协二楼新闻发布厅召开“维护新闻摄影真实性研讨会”。学会会长、组委会主任于宁开场便宣读了“关于取消首届华赛金奖作品《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获奖资格的决定”。这意味着,这张照片最终被认定为造假。

会上公布的鉴定这只鸽子真相的技术手段具有“权威”效力,却仅仅是采用了Photoshop软件中的几项“滤镜”功能,远不如未被“认定”的对那只老虎的技术分析来得全面和专业,更比不上著名摄影网站“色影无忌论坛”集网友力量推出的《图解飞鸽——造假技术分析报告》。有网友戏谑称:“如此简单甚至小儿科的鉴定,居然也就‘确凿’了。哦,那显然是因为这件事需要被‘认定’了。”

蒋铎手里握有一份比“权威鉴定”要详尽和专业得多的鉴定报告。不久前,从网上得知“广场鸽”事件后,北京信息产业协会秘书长徐祖哲找到他,表示愿意提供技术支持,并联系了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牛少彰。

牛少彰采取“数字图像盲取证”方法对照片进行了长达52个小时的连续分析。这项技术是信息安全技术的分支之一,用于对数字图像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始性进行认证,可以找到照片的来源,也可以查出照片每一处改动的地方。数据显示,涉嫌造假的两只鸽子的3项特征,数据相关性为100%、99.94%和99.92%。据此可得出结论:两只鸽子完全相同,左侧鸽子可能是从右侧鸽子复制而来。

“我是坐于宁会长的车来的。路上他一个字都没透露。”蒋铎说。他原本希望以这份鉴定报告提出“确凿证据”,揭示真相。

虽然结果早早宣布,真相已大白天下,但与会新闻摄影界人士还是对徐祖哲和牛少彰的专业技术表现出极大兴趣。其鉴定方法在后来许多人的发言中被一再提及。

此前的3月21日,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胡颖作为“华赛”组委会秘书长,在接受采访时称:“广场鸽”这件事已经“炒”了好久了,需要电脑技术专家提供确凿证据,才能证明照片的真假。

正是这一表态激怒了蒋铎。“虽然仅仅是一只鸽子的抵赖,却千真万确说明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已经变了,肮脏!我宣布退出这个我曾经为之花费心血的组织。”3月23日,他在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学术部副主任许林的博客中留言道。

许林是力主彻查“广场鸽”的核心人物。而蒋铎是这个学会1983年成立时的创始人之一,后来曾长期担任副会长,近年来退居二线,任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蒋铎的退会,成为整个事件的转折点。《哈尔滨日报》摄影记者张亮拍摄的“广场鸽”2005年获得首届“华赛”自然及环保类新闻单幅金奖。从去年4月起,它在网上被质疑了近一年。华南虎事件后,不少人原本担忧,“张飞鸽”会成为另一个“周老虎”。比如温州记者章翔鸥。尽管参与了联名向“华赛”组委会发出公开信《“广场鸽”真伪该了断啦》,但他“心里其实很不轻松”——因为有“周老虎”事件在前,假如“华赛”组委会、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和张亮本人,也效仿前者,就此集体沉默的话,公众很难再有什么办法逼他们开口。

受邀而未与会的章翔鸥把这个事件描述为“‘广场鸽’魅影”:真相似乎近在眼前,却又飘忽不定。而4月3日这天,蒋铎、许林和杨浪等人,就是要让“广场鸽”真相板上钉钉。

资深媒体人杨浪在关注这一事件时没有摆脱自己的考据癖。他希望在“技术鉴定”的基础上,带入“文献鉴定”的方法,从逻辑角度论证这张照片在“克隆鸽子”以外,仍存有重大嫌疑:即使没有鸽子,这张图片也涉嫌造假。

为此他专程去国家图书馆,查阅了2004年2月的《哈尔滨日报》。除了21日该照片见报当天的原始版面外,他根据17日、18日和19日(即作者称拍照日)的天气报道,发现了张亮拍摄时间的疑点:该报18日以头条报道了《本市信鸽昨起停飞圈养》。“明明是‘停飞圈养’,然后却是满天的鸽子,仅此便可证明这是事实虚假的假照片。”杨浪说。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