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要动这颗子吗?”一个慵懒的女声传来,“这并不是一手好棋,带来的效应很可能会把你们都带入谁也不清的未来”

“我确定。”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这盘棋早已不是我在掌控了,具体如何还得看他……”

这是一个颇为阴沉的秋天。黑色的乌云压抑着原本应当是属于收获的喜悦。在王都的上空盘旋不下。

在象征着无上权力与神主眷顾的皇宫中,两拨人马正在激烈的对峙着。金色的王座之下,士兵与入侵者的尸骸倒在地上,不祥的血迹在华贵的地毯上弥漫开来。身着玄甲的兵士与身着赤甲的敌人搏斗,不断有新的尸体倒在地上,成为逝者中的一员。

“说吧,你们为什么而来。”当今的皇上阿卢拉·考夫曼,如是说道。如此血腥的场面似乎对他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他提起手中象征着皇室权力的金剑,指向内阁大臣。他的眼中仿佛有两团火苗在燃烧。

“即便我不说,想必您也知道吧。”年轻的内阁大臣的笑容中带着一丝轻蔑。“如此强盛的帝国,糟蹋在你们手里过于可惜了。”

“我自问我阿卢拉·考夫曼没有亏待过你…….”皇上的笑容淡淡的,仿佛周遭的事情与其无关。他的剑犀利而不失章法,缓缓向梅隆逼近着。

“可是你也知道的,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一个人,而是整个旧贵族……”梅隆身前的阵型被击溃了,但他也只是笑笑,一柄镶嵌着华丽纹章的剑同样微微抬起,指向朝堂上的王座。

搏杀还在继续着,禁军的素质明显比羽林军高不少,开始逐渐掌握了战场的节奏。但羽林军的人数优势极大,虽然有些不敌,但依旧支持着阵势…………………

“我不觉得你只有这点本事就敢带兵过来直闯皇宫……”阿卢拉·考夫曼快速地逼近内阁大臣,他的剑艺十分精良,游刃有余地穿越了数重士兵的包围,并且留下了不少尸体。

“不不不,当然不只是这些……”内阁大臣的剑法同样十分精湛,很快架住了阿卢拉的剑招,“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敢于正面与你一战嘛?”

“我怎么知道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的想法?”阿卢拉一剑挑开,剑锋一转,将他逼退数步。

“那就只能让我讲了吗?”内阁大臣的嘴角挑起了一丝弧度,带着一副戏虐的样子递出一剑,“阿卢拉,你可知道?这次行动的最终策划人,是布里索·波尔森!”

“?!!”阿卢拉仿佛被震惊到了一般,踉跄了几步,剑招明显软了不少,反而被梅隆用剑夹住了脖子……

“布里索·波尔森?!”阿卢拉迅速一剑刺向梅隆,但明显没有之前的犀利,更像是一种代表最后尊严的抵抗,但梅隆反应很快,轻轻一挑,那把象征着皇权的剑就落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嘛?”梅隆将剑锋稍稍收回,以便于阿卢拉说出最后的遗言。

“说什么?遗言吗?”阿卢拉神色渐冷……“你是连我的性命都不想留下是嘛?”

“规矩?你当年推翻周的时候貌似也并没有讲过规矩吧?啊?”梅隆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挑了挑眉,“你可是比我狠的多,连他的尸体都没有放过,我可是会给你留个好看点的死法的。这样吧,你自裁吧,体面点。”

“呵?体面?”阿卢拉摇摇头,“我可以死,但我绝不能死得像一个懦夫的样子……”

“所以你!梅隆,就陪着我一起死吧!”阿卢拉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绝望地向梅隆扑过去……一道闪光划过大殿……

“永别了,皇上。”梅隆的手带着匕,迅速在阿卢拉的肩头划过,然后收起了这把仍带着寒芒的利器,“是你不肯体面的……这可不能怪我……”

“这老狐狸……”梅隆皱皱眉头,看了看地上阿卢拉的尸首,又点点头,“传令下去!召集文武百官!宣布前任国王阿卢拉·考夫曼王位的非法性,是时候告诉他们,现在是由谁来掌权了!”

他缓缓登上了那九级高高的台阶,坐在那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宝座上,一股油然而生的豪迈感充斥着他,看着满是尸骸的宫殿,十分满意………………

终于,属于他的力量足够了,现在是时候把波尔森的人赶走了…………但是只靠自己的力量也是不行的,还是要依靠一个足够强大的强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